| 會員登陸

九正建材網

訂閱信息 您所在的位置:九正建材網 > 業界人物 > 曹德旺

曹德旺

福耀集團創始人、慈善家

6月2日的福建省福清市,淅瀝的小雨和不時吹過的海風,使這裏似乎還處於初春。中國頭號汽車玻璃生產企業福耀集團總部大樓內,明亮而溫暖,非常舒適。這座大樓的主人曹德旺,無論談及幼年時的苦難還是中年後事業的輝煌,始終平靜、淡然。

2010年4月20日,在中央電視臺的玉樹賑災晚會上,高高舉起的“曹德旺曹晖1亿元”的牌子,創造了中國慈善史上個人捐款數額的新紀錄。5月下旬,他向西南五省區旱災地區捐贈2億元,用於幫助受災羣衆;向福州市捐贈4億元,用於修建圖書館;向老家福清市捐贈3億元,用於公益事業……僅兩個月,他的捐款就達10億元,全部爲其個人財產。

採訪結束後的那天中午,記者前去與他告別,他的餐桌上只有一盤炒花生米、一盤炒菜花、一小碗蛋羹和一份地瓜粥。

“我就关注老百姓能不能拿到钱”

兩天前,曹德旺還在雲南旱災災區。農民出身的他,對受災農戶的處境懷着深切的同情。“土地乾裂很厲害,農作物只能收上兩三成。有官員說,農民收入基本不受影響,因爲農產品漲價了。那不是事實!”他提高了声调,“價格確實漲了幾倍,但是農作物如果都賣出去,農民自己吃什麼呢?”

曹德旺是帶着2億元去西南五省區的。他希望這些捐款能直接發給重災區的10萬個農戶,每戶2000元。但作爲“资深”捐赠人,他没有轻信哪一家慈善机构。

經過多輪談判,曹德旺與中國扶貧基金會達成了一份“苛刻”的合作協議:中國扶貧基金會負責善款的下發和項目的執行,曹德旺負責組織監督委員會和新聞媒體,對項目的執行過程和資金用途進行全程監督。

如果在抽樣檢查中,未收到善款的農戶比率超過1%,曹德旺可要求中國扶貧基金會賠償同等數額未發放的善款;如果在2010年11月30日後,還有捐贈款沒有發放到戶,這些善款將由曹德旺全部收回;中國扶貧基金會可從2億元善款中抽取3%的管理費,而不是國家允許的捐款總額的10%。

“有人說,雲南人愛喝酒,可能不吃飯也要去買酒。我就說,買酒也需要啊,起碼嘴巴需要。我多給點錢,買點下酒菜吧!”曹德旺的要求很简单,就是一定要“捐款到户”。災區的一個村委會決定將每戶收到的2000元善款集中起來,用於修建大家都需要的公共水渠,村民們對此沒有異議。但扶貧基金會認爲,這“不符合捐款协议的规定”,因此没有执行。

曹德旺说:“很多人把錢捐給慈善機構,主要是爲了博得名利。他們不在乎錢是不是能落到受捐者手上。我可能更認真一點,就是關注百姓能不能拿到錢。”

“钱有捐完的一天,所以捐股权”

1998年夏,長江流域遭遇特大洪災。當時,曹德旺捐出了他人生中的第一筆善款300萬元。從此,他的捐款清單不斷拉長,至今已經累計約13億元。錢捐了,事情辦得怎麼樣?一貫喜歡“较真”的曹德旺心裏很不踏實。在我國內地,捐款方式有兩種——要麼直接捐給慈善機構,不用再過問結果;要麼將款項直接捐給受捐人,但需交納稅金,且相關工程或項目執行需由捐款人自己落實。

爲了讓捐贈落到實處,真正起到作用,他選擇親自實施捐贈項目,自己設計、施工,自己找工程隊修路、修橋、蓋學校、建公園。幹得多了,他竟然又多了一項“专长”:對各種項目實施的細節和成本等都爛熟於胸。

“建造福州圖書館的事情,政府出地,我出4個億。他們原來只設計了9層,我說不對!光《四庫全書》就要放4層,加上‘世界文学’一层,‘工业’、‘农业’、‘经济’占3层,‘少儿读物’、‘视频’、‘音乐’各1層,這就10多層了。我還建議地下一層做成商場,收入用於支持圖書館的運營……”他是真心要自己的慈善事業具有可持續性,連設計和運營都考慮到了。

隨着慈善事業的規模不斷擴大,曹德旺無力再親力親爲,他萌發了創立慈善基金會的想法。在我國內地,慈善基金會分爲公募和非公募兩種形式,企業的慈善基金會屬於後者,無權向社會籌集捐款。2009年,曹德旺宣佈,將捐出其家族所持福耀集團下轄的福耀玻璃股份公司70%的股份(當時市值43.8億元),成立“河仁慈善基金会”。河仁,是他父亲的名字。他的想法是:“我可以把錢全捐出去,但是畢竟有捐完的一天。如果我把股權捐出去,一年分紅就有2億到3億元。那樣的話,我踏踏實實做企業,負責賺錢,基金會負責花錢就行了。”

然而,這種形式當時在我國內地還沒有先例。曹德旺的申請被送到了北京,由民政部、國稅總局、證監會、財政部等多個部委協同審批,其間遇到了很多困難。幾個月後,他不得不改變策略。“我們先拿2000萬現金註冊成立基金會,然後批文上註明我同意個人捐贈5.9億股(當時市值32.45億元)福耀股票給‘河仁基金会’。”

“这两天就能拿到批文啦!”曹德旺的臉上露出了難得的笑容。旋即,他收起笑容感慨道:“中國的慈善事業,准入門檻太高,監管門檻又太低。國家應該立法,成立專門機構,對基金會和捐款人都進行嚴格的監管。”

“人可以死,但信用不能死”

曹德旺1946年生於福建福清,出生不久就被母親帶到上海。“我父親生意做得不錯,曾經是上海著名的永安百貨的股東,後來由於時局動盪,父母決定舉家回到老家福清。回來的時候,我們全家人坐船,全部財產放在一條貨船上。不想人上了岸,貨船沉了!”从此,曹家一贫如洗。

母親每天只能勉強做兩頓飯,飢餓,是他童年時最深刻的記憶。他還記得母親柔聲的鼓勵:“要抬起头,要微笑,要有骨气,有志气!”每天傍晚,他用一毛錢給父親打回一斤地瓜燒酒,然後坐在一旁,聽父親回首往事,“他叫我用心做事。他说,‘人可以死,但信用不能死。’这些对我以后做生意很管用。”

他很喜歡讀書,但14歲時就不得不輟學回家。爲了一家人的生計,他和父親冒着被扣上“投机倒把”罪名的风险,“做起了生意”。父子倆從福州和福清買來菸絲和水果,到小鎮上賣。每天凌晨3時,他就騎着自行車出去批貨,忙碌一天才能掙兩塊錢。

1983年,37歲的曹德旺承包了鎮上一家連年虧損的玻璃廠,並立下“军令状”:一年上交6萬元。當時,沒人相信他能做到。但結果是,他通過降低生產成本、提高工人工資和工作效率,到年底竟然實現盈利20萬元!

那時的中國,開始有了進口汽車,卻生產不了汽車玻璃。“我當時就想生產出一塊中國人自己的汽車玻璃。”他通過購買上海一家企業的舊圖紙,加上請教專家,硬是攻克了技術難題。1985年,曹德旺的工廠投產半年就賺了70萬元!

1987年,曹德旺集资成立了中外合资“福建省耀华玻璃工业有限公司”,这就是福耀集团的前身。

1991年,福耀集團成爲內地首家上市的民營企業。如今,福耀集團總資產超過90億元,在福建、吉林等地開辦了現代化的生產基地,員工總數達1萬多人,是中國第一、世界第三的汽車玻璃生產企業,產品取得了奧迪、大衆、賓利、奔馳等諸多國際知名汽車廠商的認證。

自2010年起,曹德旺將退居二線,只負責把握髮展戰略,企業管理的任務交給以他兒子曹暉爲首的接班團隊。

“人生的每一步都是在铸就未来”

記者:您過去拼命幹活就是爲了掙錢,現在有了錢爲什麼想到要給別人?

曹德旺:我在年輕的時候吃過太多苦,知道窮是什麼滋味。現在對我來說,能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是一種責任。

记者:您用什么办法发现“需要帮助的人”?

曹德旺:各種辦法吧。就像我在報紙上看到四川那邊有一座橋,十幾年都沒修好,成了爛尾橋,最慘的是兩個小兄弟從那裏經過,跌下去摔死了。據說橋沒修起來是因爲沒有錢。我想,這橋我不給他們修,不知什麼時候才能修好。我就馬上拿出1000萬去做這個事,要求我的人親自去當地辦好。

记者:您对您的孩子的期待是什么?

曹德旺:第一不要有不良習慣,第二做事要力所能及。人生的每一步都是在鑄就未來。

记者:您觉得成功的人生是什么样的?

曹德旺:成功首先是有健康的身體,然後擁有自由的生活和體面的工作。

關於九正 會員服務 廣告服務 訪客留言 企業郵箱 網站地圖 建材專欄 地區專欄 產品歸檔 產品地圖 服務條款
九正建材網 版權所有©2000-2020      九正建材網全國免費服務熱線:400 6464 001 傳真:028-83370196